中国报道网 - 中国报道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申请特约通讯员 | 人员查询 | 设为首页 | 返回主页
今日热议:
位置 > 特色小镇

农民精神与愚穷弱私

发布时间:2018-01-15 10:33 来源:中国报道 浏览量:8602

中国报道讯(文/孙君)错误的判断会引发错误的结果,形成黑白颠倒、指鹿为马的效应,中国的“三农问题”就是这样。

晏阳初先生所说的“愚穷弱私”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也是中国经济、文化等遭受战争等灾难深重的时代,是工业文明与农耕文明交替之际,特殊的时代可能会出现晏先生所说的情况,或许也有可能就是晏阳初先生对农民问题的一种片面性的判断。

随着中国现代化的进程,我们越来越感觉到中国需要一种精神。什么精神?

前联合国执行局主席,名叫特维叟.莱特说:中国人并非没有信仰,只是他们信仰的是自己的祖先而不是宗教人物,所以“落叶归根”就是中国人的精神信仰、‘不给祖先蒙羞‘’就是中国人的奋斗目标。”

比如说诚信、道德、温度、互助、传统、工匠、信仰、生态、孝道、尊天敬地、忠义、仁慈、节俭等,这种曾经被认为的愚昧与落后,今天突然感觉很珍贵,是方向,是信仰,是一种民族引以为豪的精神。这些文明的拥有者恰恰是中国的农民,他们也是世界农耕文明之一的谛造者,并且唯一延续5000年。这种延续与持续是什么?我认为就是一种精神,这种精神跨越了几千年,历经几千年文明的检验与磨练,修成正果。

认识了农民就认识了中国,认识农民精神就认识了中国性格。

近百年的历史,凡错误的就是农民,凡正确的就是城市文明。西方的永远是正确的,科学技术永远是科学的。把农民归属于“愚、穷、弱、私”,是没有文明,没有文化的低端人群。每一种文明都不会尽善尽美,都有自身的缺陷,可是千百年来的农耕文明还不至于到了“愚、穷、弱、私”的地步,如果相信了这些理论,还能成为全世界唯一仅存的文明,并让今天的现代文明对其充满渴望。传统、道德、自律、互助、生态、慢生活、乡愁与温度可能才是现代化的终极目标。

农耕文明创造了以城市文明望尘莫及的文明形式。一是把保护生态与环境、生产、生活融为一体;二是以诚信守约支撑国家法制;三是以小农经济回避市场风险,让乡村文明千年依存;四是家谱祠堂的形式形成“天地君宗师”的生活中信仰,佑我华夏3500年;五是做官,村干部才是真正的官,一个村干部可做几十年,有的做到死,还有老子做了儿子做。正是这种以品德、公正、忠孝让中国有了一个徳与法永恒的文明生态;六是乡村人尽其才,五岁到八十岁都可以工作,不用退休。小孩伴老敬孝,老人引领家风;七是把建筑融入教育、民约、孝道、风水地理、信仰为一体的生活方式;八是在农耕文明的基础上,发展手工制作工艺、教育、金融、建筑、哲学、民主、城市建筑。9000年的文明中有8000多年一直很牛逼;九是食品安全、诚信、道德、教育、经济、文明、礼仪、人力资源管理、勤俭持家、家族管理、传宗接代等,注定成为城市文明难以攀登的文明高度;十是农耕文明中从来没有垃圾场概念,万物循环,天地共生。这些是农民创造的中国,也是农民的哲学思想。

1911年前后,百年中国的治理过程中,凡是不能正确的面对农民,所有的中国乡村实践都不会成功。毛泽东了解农民,崇敬农民,爱戴农民,提出“人民是真正的英雄”,毛泽东成功了。毛泽东把一个村书记(大寨村书记陈永贵)提为国务院副总理,才有了百年中国乡村建设中最有效的时代。

2005年,我从河北翟城晏阳初乡建学院知道了“愚穷弱私”。几乎过了近100年,“愚穷弱私”依然像火烙一样死死的扣在农民身上,也是被专家学者长期引用的一句话,并严重影响政府的政策法规,这可能是今天三农问题之根源。

随着时代的变化,大约到2011年做郝堂村实验时,我对“愚穷弱私”有了完全相反的看法,我以“忠信礼义”来更正晏阳初先生的“愚穷弱私”,以道义、诚信、孝心、忠君爱国来重塑农民精神。

说农民“愚穷弱私”一定不会是农民,是城市精英人群,也不是普通市民在说。2003年之前我也这么认为,今天我醒悟了,真正的“愚穷弱私”并不是农民专利,而是城市文明。为什么这么说?我们说说近三十年的“三农问题”吧。


农耕文明是农民铸造的,不是城市创造的。今天,因为农民是小农,就说农民没知识没文化,被确认为愚。于是,开始了以不种田、不务农、很多五谷不分的三农专家引领中国的三农问题与新农村建设,以城市人的智慧与科技全面代替农耕。大棚、化肥、农药、工厂式养猪,智慧农业,无土栽培,后随着无公害、绿色、有机标准,这一切看上去很科学,结果呢?不到三十年,全国人民就吃不上有机食品,相反37年前,没知识没文化的农民保证了全国人民吃的放心与有机产品,这里要问谁愚,是农民还是市民?其答案不言而喻。毒品、农药、污染、监狱、养老、转基因、垃圾等,唯钱似娘,唯财似命的城市文明难道不够愚蠢与悲哀吗?

小农经济一直被认为落后,影响现代文明,农业是农民穷的主要根源,我在很多三农专家的文章中看到,说农民数土地,怎么都少一块,后来发现在草帽下盖着一块,以此耻笑农民的落后与愚昧。

9000年的农耕与井田制一直在伴随着农民,养育着中国人过着男耕女织,安居乐业的生活,怎么到了今天就养不活了,而且连续十几年都是丰收年,后来国家又免去农业税,种田还有补贴等,农村依然留不住年轻人,贫困一直围绕着乡村,为什么?

今天农民贫穷,更多是政策因素所致,是城市精英人群不懂农业,不懂农民所至。90年代之后农民就逐步走向贫穷,就是有城市精英,尤其是从西方学了一些皮毛学科与知识,视圣典来管理。“三农问题”也就从此诞生。

制度与体制破坏是第一步。1989年把美国选举总统的形式引进了中国乡村,改变了以自治与道德来治理的乡村民主,让一个以血缘与熟人社会的乡村管理形式遭受破坏,2005年前后乡镇七站八所被取消,从此乡村技术人才与行政保障机制彻底消失。2002—2004年中国精英人群先后出台了“无公害、绿色、有机标准”,这个标准几乎彻底把六亿精耕细作的小农赶出主流市场。超市与电商,市场经济之后的中国,从80年代初至今,农产品价格只增长20-40倍,而工业产品增长60-100倍,医药、保健、化妆品、土地等升值上千倍,远远比八国联军还要厉害。这一切让农民形成今天的贫穷。这真的是他们贫穷吗?不是,是城市在掠夺乡村,是所谓的精英在剥夺农民的公民权利。

农村虽然在经济上贫穷,但是在精神上比城市人富有。在居住环境与服务上相比,城市一定比乡村便捷,可是在生态环境、人间温暖、诚信守德上,乡村一定比都市幸福;大都市人追求的慢生活,低奢求,田园生活,中国乡村正一步步走近,这不是幸福吗?

弱?中国农民弱小吗?我估计城市精英最不应该也无权说这样的话,历来推翻政府的是农民,跟随毛泽东推翻蒋介石的还是农民,推开中国改革之初的小岗村冒死按下了十八个手印,依然是农民。改革开放三十年,守护环境,坚守传统的还是农民。当一些不合理的政策剥夺了他们的生存权时,只有农民不屈不挠,以死相争。当有人动了农民祖坟,动了农民家的风水,动了本该属于他们的生活与生产权,几乎绝大多数农民会像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为争一口气,为保一个名。

他们弱吗?是的,农民肯定不比城市人富裕,可是农民在精神上与节气上一定比城人富有,最重要的是农民在道德上远远高于城市文明,他们弱吗?农民为我们的衣食父母,农民以世界上最少的土地养活了最多的人口,并承受着最不公平的待遇,无怨无悔,这不是高尚?难道还视为弱?是农民打下了江山建立了新中国。

我到所有的地方,政府官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“我们这里民风很淳朴”,毛泽东之所以能革命成功,就是他选择了最有奉献精神,最有忠孝两全,最有保家卫思想的农民作为革命的主体。革命老区津察冀的阜平县9万农民养活了9万解放军,新县15万人牺牲了5万农民,他们自私吗?而一些地方政府官员说到底还是他们不了解谁是他们的真正依靠?他们没有选择农民,而是选择城市精英人群,选择了资本市场。中国乡建也是如此,乡村建设以城市精英为核心的均难成功。毛泽东为何会选一个村书记做副总理?因为毛泽东知道谁了解农民,了解哪些人群具有大爱,最有文化与文明之德。梁漱溟先生说的中国精神就是“伦理、向上”,这一点只有在农民身上还能找到。

中国近三十多年之所以出现“三农问题”,就是以城市精英人群在驾驭乡村,以城市人的自私、争利、无德、竞争的文化,来治理乡村。把农民的大爱理解为私,把农民的节气理解为愚,把农民的忠义理解为弱,把农民的奉献理解为贫穷。城市建设以不仁、不义,逆天而行,以人为中心代取以自然为中心。让城市环境、道德、诚信、市场、食品安全、人性、信仰等,出现了与“三农问题”一样的贫穷。

十九大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坚持反对土地私有制,坚持自治、法制、德治,2020年向全国人民承诺,6700万贫困农民全部脱贫。习近平时代注定会让农耕文明重新找回自信,把乡村还给农民。

假如今天农民拥有话语权,农民又会怎样评说城市人呢?自私、冷漠、不孝、不仁、没有诚信,缺少道德底线,唯钱是爹,是环境的破坏者,把文明当着生意做的人。

“愚穷弱私”今天依然是城市精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正是因为这样的一句话,让我们有理由任意草率贱踏文明,贱卖精神,漠视农民,以至于今天中国乡村与农民问题成为中国重中之重的问题。

中国要奔向现代化,依然需要精神与文明,这种精神就是民族性格,这种文明就是农耕文明,皆源于伟大的农民。

(孙君:北京绿十字创始人、总顾问。中国乡村建设领军人物、中国本土规划与设计学派开创人)

责任编辑/翁晓勤


关于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

版权所有 中国报道杂志社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京)字第07311号 电子邮件: chinareport@foxmail.com 法律顾问:北京市善邦律师事务所 贾敬伟 施晓群 电话: 010-68995855/6899593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 189号 ICP备案号:08103425号 京公网安备:110102000508

本站累计访问1029537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