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报道网 - 中国报道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申请特约通讯员 | 人员查询 | 设为首页 | 返回主页
今日热议:
位置 > 自驾畅游

寻奇探谜去濮塘

发布时间:2017-12-15 09:39 来源:中国报道 浏览量:105992

中国报道讯(文/俞伦平)安徽省马鞍山市东北有一片山水——“濮塘风景区”。

“濮”是古代河南濮阳县境内一条河的名称,也是一姓氏。这片山水取名“濮塘”,是因“濮水”得名?还是因“濮姓”取名?不得而知。但濮塘风景区确是一个美丽的地方,是寻奇探谜的好去处。

一个星期天,多云,无风,天乌蒙蒙的。与妻乘首班16路车去濮塘。入山区,一段段柏油路两边树梢上的枝条互相挽着,形成了树木隧道。车,在树的隧道中穿行,光,斑驳地闪烁。大小不一的碧绿山塘和草绿色稻田一闪而过。塘周边茂盛的蒲草和少量的芦苇,把塘和田分开。沿途空气清新,人舒服,就盼望濮塘早点来到。

不到七点,我们到了濮塘镇停车场,清早有雾,停车场边有一片朦胧的荷塘,荷叶像皱褶的绿毯铺在塘面上,荷花星星般洒在皱褶的毯上,能闻到荷塘漫溢出来的淡淡荷花香味。

没走几米,一位七十岁左右的黝黑方脸老汉离开三轮车,向我们走来。为了方便,我决定租他的三轮车,租费一百,还包他的吃喝。

一路上老汉高兴,话就多,先自我介绍,他姓吴,他爷爷的爷爷是当涂人,在长江南岸陆路上跑买卖,濮塘是南京到芜湖江南陆上商道必经之地。后来他爷爷的爷爷喜欢上濮塘山水,就在濮塘买了地,吴姓族人后代逐渐在濮塘定居。此时,我脑中忽然然浮现古丝绸之路南北两路的景象来,北方雄浑的大漠丝路和南方险峻的茶马古道。古代长江险恶,两岸一定有陆上商道,可惜濮塘层峦叠嶂中的江南商道已经淹没在历史之中,我为没有见到濮塘古商道的印记而惋惜。

去剑湖途中林木葱翠欲滴。路边矮矮的红、黄、白三色小花烂漫地开着,一直开向剑湖,像给马路镶的花边。

哇,剑湖,灵灵地展现在我面前,湖水清澈,湖面如镜。一坝矗立,我扶着坝上栏杆隔着剑湖观望,坝对面碧绿的山林向上蔓延,直至蒙蒙的天空,碧绿中有一块一块的青绿,碧绿是树,青绿是竹,树与竹相拥相抱,好不亲热。山上的绿好像也流到了湖中,把湖中的水洇成绿盈盈的样子。转身,水坝的下方是山谷,可见谷中村落隐在林中,一块连着一块的稻田,铺陈在谷底和山坡。好一派山水田园风光!

原来,这里是一条山水通道,水多时闹洪灾,水少时闹旱灾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在此筑坝拦水,防汛抗旱。不想,前人艰辛筑成的水利工程却为后人创造了一片美丽的风景——剑湖。

看着剑湖伸进山里的部分,我不禁想去探幽寻奇,那里一定会有“琴声”袅袅的小溪和“香气”氤氲的瀑布呢!可惜没有通向山里的小道,这成为我心中的濮塘一谜。

从剑湖回来,到了濮塘著名四景之一的百果园。此园,离公路不远,是一处树木浓郁的山坳。

百果园里有一树一寺一井。树,是八百多岁的白果树,至今枝繁叶茂,开花结果。除古白果树,濮塘景区还有古冬青、古桂花、古茶花、古紫薇、古园柏、古榉树,在一些著名风景区古树也没有濮塘多,甚奇。寺,名曰“白果寺”,据说,最早的寺与白果树同年,史上几经劫难,现在的寺复建于本世纪初。寺不大,没有名寺的恢宏和热闹,保持着山林寺庙的幽静,难得。井,不深,名曰“清泉”。光暗,看不见井内水,却能听见井内的滴水声。老吴介绍,濮塘山中还有终年流水不枯的玉乳泉、龙泉、虎泉、螃蟹泉等,泉多是濮塘风景又一特色。

园内静谧,我们踩踏枯叶声、鸟雀的鸣叫声、僧人敲击木鱼和呢喃的诵经声格外高调。听见鸟鸣,不见鸟踪影,听见诵经呢喃,不见僧人。我们不愿打搅,悄然退出。

出剑湖景区大门,有一村,名曰南池村,已有两百多年历史。这个古村落一直静卧在此。2012年政府投入资金改造南池村,一座仿徽派建筑的美丽村庄豁然出现。早晨花花的阳光照着南池村,白墙黑瓦被拥抱它的绿色映衬得更加醒目。通往南池村的水泥小径两边有几口方形水塘,塘内有少量的水草和荷。几位姑娘和妇女在塘边台阶上洗衣,她们在水塘中俏丽的倒影被她们拨动的细浪摇碎。几位农民头戴草帽、肩披毛巾,扛锄走向田地,几条小狗在他们周围跑动。我赶忙掏出手机,摄下这些令我感动和回味的画面。

进村,众人与老吴亲热地打着招呼,邀我们休息喝茶,老吴笑哈哈地一一道谢。随着老吴,我也乐呵呵微笑致谢。

到濮塘老街,邀老吴同吃早餐。其实这条街谈不上“老”,街两边建筑既不是徽派也没有唐风,是水泥粉刷的平顶三四层小楼。“老街”是由古村落演变而来。古村不见,只见这条老街。

坐下,我好奇询问,此地为何叫濮塘?此问触及悠久和神秘,无人能答,连“濮塘通”老吴也不清楚。

与我邻座有位圆脸俏丽稍胖的妇人带着刚会走路的女孩来吃早饭。女孩嫩嫩地叫着“奶、奶”,我疑惑一问 “这是你孙子?”妇人听见,嫣然一笑,脸红了起来。老吴笑着回答“我们濮塘人都显年轻。”

哦,看看老吴,七十左右,还腿脚灵活,精明能干。我感叹“濮塘山水养人呀!”

老街上小吃很多,其中有一种小吃,是海带、嫩竹笋、油炸豆腐干子和少量生姜片与母鸡一道炖制而成,一碗五元,价格不贵。海带的筋道,竹笋的嫩脆,干子的细软,以及汤汁的鲜美,让我回味,吃完一碗,又加一碗。

吃罢早餐,老吴把我们带到了陵园景区。陵园脚下的公路通向南京,公路两边的青黄色水杉,像吸足了朝阳般冲开碧绿山林直刺远方。烈士纪念碑建在半山的平台上,碑高过山头。爬上碑后的山顶,四周观看,山是绿的,田是绿的,山与山也是绿色相连。这满眼的森林绿呀!渲染般向四周洇去,一直洇到远方,一些建筑物像是从绿色中冒出似的点缀其中。这景观确实能用绿色海洋形容。濮塘里连绵的山本不高大,被绿色的树和竹包裹着,真像海洋上的波浪,使人觉得可亲、可爱。烈士们在此安息,也是葬得其所。

纪念碑另一侧的村庄叫黄庄,黄庄大多数是濮姓人家,车从村内慢慢行驶,村民都停下手中活计与我们热情招呼。那座陈旧的保存完好的濮家祠堂是濮姓人纪念先祖的建筑。看着濮家祠堂,仰望烈士纪念碑,“家”与“国”在这儿浑然一体。

濮塘另一景点是“怪坡”。怪坡坡度不足二度,长约百米,坡底放置物品,物品会自动爬坡。我原不信,这次,亲眼看见汽车不挂档就慢慢上了坡顶。一位南京口音的老年游客在坡上倒水,水,真向坡顶流。我买瓶矿泉水放置坡底,轻轻一推,矿泉水瓶也魔术般向坡顶滚去。“怪坡”这一反地球引力学的现象,至今无解,这是濮塘一谜,也是自然一谜。

过“怪坡”不远,听到人声嘈杂,呀,“竹海”到了。

这儿漫山遍野都是竹子,只在竹林边有几株树。那天,无风,听不到“竹海”涛声,是一大遗憾。假如从空中看,“竹海”就是一片起伏的青绿。为什么这儿的山上全长竹,还都是单一的毛竹?周围的山林不是,这可能是濮塘景区的又一谜。

上山是一条磨光的片石垫起的小道,拥挤的游人顺小道缓缓向上。路难走,但不长。开始我挥汗如雨,却渐感凉风习习,不久一片美丽的塘水出现在眼前,我不由惊叹“好美呀!”

这片美丽的塘水叫“九龙坳”,传说是九条小溪汇聚而成。站在塘边感到似初春的冷风吹拂,抬头看,竹林纹丝不动,没有风,“风”只是塘水凉气四溢的结果。

“九龙坳”的水是绿的,绿得稠,绿得滑,绿得润。我真疑为朱自清的《绿》就是写“九龙坳”的。山上的竹像一只只松鼠翘起的茸茸的青绿色尾巴,尾巴的顶端又稍稍地弯着,假如有风,那“青绿色茸茸的尾巴”,一定会摇碎人心呀!

九龙坳山脚有一小市场,这儿有小吃、瓜果、山货、纪念品、产自山塘的被油炸的小鱼,还有野生的灵芝……最有名的是茶叶,这种冠名“九龙坳”的茶,很少,是濮塘一绝,当地人称之濮塘的“龙井”。春天茶园也是濮塘一景,尤其春光中茶农采茶的景象,美得有诗意。夏天的茶园是黑绿色,倒把山林的葱绿衬托得更有生命力了。

下午三点左右,我们回到了停车场。天敞亮了许多,离回家的最后一班车还早。我就实地观察荷塘的景象来。荷塘中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泥石小道和一草亭,荷塘四周和塘中小道上游人如织。荷叶挤满塘面,荷花亭亭地立在荷叶间。无风,看不到荷叶呼来翻去的样子和荷花摇曳的风姿。我细心观看,荷塘里荷花分三类,花苞,刚开放的荷花和盛开的荷花。花苞绿色,小孩拳头大小,只在纺锥形尖端上有点紫红。大些的花苞四周裂开了几条缝,紫红就镶在缝的边缘。盛开的荷花,玫瑰红的花瓣从绿色的花托中撑出,向四边柔柔的翻着,出落成一朵碗口大小的红艳艳的荷花了。当盛开荷花花瓣上的玫瑰红变成了粉红色竖着的条纹时,黄色花蕊露出了影子,产出一个个圆盘状有一个个凸点的绿莲蓬。荷花后期,花瓣全白,白得洁,白得润,白得晃眼,与盛开的红荷花相依相伴,好感动人。

公交车的鸣叫声,把我从濮塘山水中唤醒,我与妻依依不舍地走进车内。濮塘风景是美的,美得我想与濮塘风景相伴。人在车中,心还在濮塘风景。等着,我会再来。

摄影/责任编辑:翁晓勤


关于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

版权所有 中国报道杂志社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京)字第07311号 电子邮件: chinareport@foxmail.com 法律顾问:北京市善邦律师事务所 贾敬伟 施晓群 电话: 010-68995855/6899593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 189号 ICP备案号:08103425号 京公网安备:110102000508

本站累计访问1030695次